白鲸屿

不知所


你是悠悠之口欲说还休的梦。

你是人间烟火惊鸿一瞥的景。

你是写了长信寄往高原的微风。

你是三月亲吻冰封长河的野兔。

你是黑夜孤寂里的一星灯火。

你是白昼如焚间的一息涛声。

你是我见天的欲望。

你是我纷纷的情思。

喜欢你的第二个年头。其实我已经不太在意你火不火曝光度高不高了,只愿你能爱你所爱,如愿以偿。

生日快乐张先生。

太喜欢聪明人写的文章,甜得让喉咙发痒,虐得让人胸口插刀。字字句句都体现出他的阅读量,他对文字的掌控力。身处黑暗,独自燃烧,描绘的恶里都能开出朵花儿来。而我,我长期脑残。

林秦|EX

*521快乐,这篇也叫“我他妈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”。

——

他听过很多酒吧里的故事。

人们在喝到微醺的时候带着怀念情绪讲出来的回忆,听客也在半醉半醒难以分辨之间拍上对方的肩膀,接着说者和听者可以共同举杯,庆幸又沉重的感叹一句这就是人生——是这样的故事。

一旦人们不够沉醉就把故事托出,就能够幸运的观察到讲述者眼角微微泛红的窘态,而听者会搓着手努力的组织安慰的措辞。人们不能再用人生将其轻描淡写的形容并一饮而尽,仿佛那些句子是含在嘴里的刀片,说出来是割破嘴唇,咽下去是洞穿咽喉。

秦明为此,总是再三告诫自己饮酒并非美德。

——

而此刻秦明已经不太能记得自己喝到了第几杯,应该不会少,他...

一个片段

算个au,原本只是想写个很简单的的的和酒的故事,没忍住,总觉得差了点什么。

陈先生还不归队我怕是会饿死【。

后来他会经常去那家喝酒,偶尔会带一些朋友,他们见过陈先生两三次后,就会在见面时热情地搂住他的肩膀,说好久不见。

从熟悉他那点儿酒量之后,陈先生就格外注意他,在他喝到第三杯的时候,就总会过来一声不吭收掉他的酒杯。他起初也抗议过,后来就老老实实坐在吧台边和姑娘们聊天喝柠檬水。有人挪揄他,他也不生气,笑眯眯的像一只懒洋洋的猫趴在吧台上,露出牙齿笑得明媚,说我不介意保持清醒。

酒吧是个小酒吧,过了人最多的时候陈先生就能闲下来。在没遇着他之前,陈先生会靠听听老歌看看旧电影打发这段时间。...

【瞎扯】虐文党宣言

是我是我。

只是在被poi捅了个对穿之后好像也没怎么写刀。

真不像我。

北邙山下尘:

在微博上跟人怼(不是)的产物,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,在这边存个档,混更。


我提的原po微博搜“甜文党宣言”即可。



=正文分割线=



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,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。



虐文党宣言



诸君,我喜欢虐文。


诸君,我很喜欢虐文。


诸君,我非常喜欢虐文。 


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。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。


*一个整理,非原创图

很感谢作图的太太们了,总能一把把我拉回坑。

你们都是天使,爱您。

2017.5.6

他被吵醒的时候外边天还没亮,他眯着眼看床头的钟,一把嗓子因为没睡醒而沙哑着问,有事?

嗯,你会不会画眉毛啊?少年拿着只眉笔在他面前晃,很一本正经地问。

他挑起眉毛瞧了他一会儿,然后也很认真地回他,我觉得哦,你是不是该吃药了,边说边伸手过去靠了靠人额头,嘟囔句但好像也没发烧。

去你的,少年去拍放他额头上的那只手,有点儿气地说,我认真的,真的,你会不会?

窗帘没拉全,这时候天就正在亮着,暗色的蓝灰下浮动着光,像是水一样从底下均匀而柔软的亮起着,像是少年眼里莫名其妙的真诚,于是他也就莫名其妙地信了。

这事,他揉了揉头发,有点为难地开口,你得问女生们啊,俩大老爷们,这不是搞笑嘛。

大清早的...

林秦 | 暧昧

我没想我还能产林秦【。


不好吃,一顿瞎扯,三两句强行糖,但还是先祝您食用愉快了。


*


那时候天还不算太晚,但是路上的车也已经少了,灯火通明之中有一点落魄。或许也是心情的缘故,到家的时候他觉得好像时间也没过多久,而自己其实也没有有意的想开的很快。


车停到了停车场,秦明下车刚转了身,就看到一只嫩黄色的小猫。在他的车和旁边的车中间的一小块儿位置,隔着一道长长的阻隔,就那么小小瘦瘦的一只,昂起头来喵喵地看着他。


那时的停车场很冷,秦明呼出两口气看起来都结成了白色的霜,可是它就那么可怜兮兮的喵喵喵着抬头看着她,很干净的眼睛,微微发抖的可怜相。...


“如是我闻,佛陀点灯,度我平生

而斯人,却在纳木湖边

摆渡一记隔世的吻”

几张旧图

林秦 | 焦虑症

无文笔ooc不好吃。


甜的。


祝晚好


林涛最近很是有些焦虑。

算不上是真正的焦虑症,不过多多少少出现了些诸如失眠多梦精力下降的表征,最难捱也不过是半夜惊醒,喘几口粗气也是能接着睡的地步。

这种程度不过现代人通病,林涛觉得看医生有点小题大做,将就着也就糊弄过去。


今晚的失眠却是很闹人了。

林涛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开始疯狂地闪出还没办妥的事项,从两周前城郊的人口失踪到昨天市中心失窃珠宝店的报案,没有一件能让他产生半点睡意,何况这些事儿也不是他现在能够解决得了的问题,再想下去只怕一整夜都不能成眠。

刚开始林涛还能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安慰自己还有七八个小...

12345
©白鲸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