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渡寒潭

随时跑路

正翟无差 | 白日梦

都是假的,全是我在一个劲瞎编。


*

尹正下了夜戏回酒店,已经快十二点。

拿回手机打开,全是微信消息,备注是翟大猪蹄子,其实是翟天临。他手机卡了,消息分拨跳出来,看起来特别有画面感,像是五百个翟天临拿着大声公对着他用青岛话叭叭叭,怪烦人的。一般也不会有什么要紧事,无非就是今天拍了什么吃了什么,运气好能吃上白水青菜配虾仁,运气不好翟天临就只能抱着个苹果跟他发语音,鬼喊鬼叫地说完球了他那小助理想饿死他。能聊的事就那么多,但没所谓,谈恋爱的人不知道腻烦俩字怎么写,有的没的都能聊得没完没了。

这事儿谁也说不清什么时候开始的,反正等尹正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俩手也牵了嘴也亲了,还叫全国...

一个脑洞

七月初。

尹正上了个古装新戏,37度的天气里出外景。拍戏不让撑阳伞,剧组顶大太阳开工,一场下来衣服能拧出半桶水。

收工回摄影棚,桌上放着杯冻柠茶和两盒藿香正气水。旁边压张卡片,未署名,尹正两个字写好大,大意是让他注意身体小心中暑。

一同收工的李小姐看到,说:“阿正你有Fans来探班啊?”

阿俊拎着盒饭进来,正好听到,就说:“什么Fans啊,都是翟先生送的啦。”

李小姐疑惑道:“又是他?这周第四次了吧,大律师这样闲的?”

阿俊说:“人家中意往剧组跑,闲不闲都要来啊。”

李小姐笑嘻嘻地说:“阿正,他是不是想泡你?”

尹正拿起卡片,挑起半边眉毛,说:“怎么,你歧视gay啊...

池陆|陆队长说池震那王八蛋说话不算话的

非典型人鬼情未了,我瞎搞的。

看完可能不会太高兴,但也不会太难过。


1.

陆离三十四岁那年,做了桦城警局的副局长。

做了局长也没见他有局长的样子,还是什么事都冲在第一个,亲力亲为,搞得半个刑侦局都要下岗。

新来的警员们都看呆,整日闲得无所事事,问,每个局长都是这样的吗?

郑世杰说,没有,就他一个,他不想让自己闲下来。


2.

因为闲下来就爱瞎想。

但有些事情你是想不出答案的,陆离明白这个道理,于是只能让自己没时间去思考。

但桦城的罪犯也要放年假,总有闲得时候。

这个时候陆离就忍不住要去想,为什么非得是池震呢?


3.

捅刀那小混混是池震出事第二天抓到的。...

请多指教哈

吃完火锅回来发现莫名其妙涨粉辽😯

那什么祝新朋友老朋友2019平安喜乐!

你们都超可爱!

btw年下池陆我其实就随手搞 如果想看嘞关注这个tag就好👇 没必要关注我哈😬

假如他俩有十岁年龄差

前篇

陆离从审讯室出来,楼下茶餐厅正好把警局的外卖送上来。

刚刚探头进来的那个警员问他:“陆sir,要不要一起吃饭啊?今天便当满十赠一,正好多一份!”

陆离想一下,回家自己估计也是楼下711买便当,就点点头,说:“行啊。”

陆离吃了两口,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池震趴在旁边桌上,眼巴巴地看他。

陆离用余光瞥一眼,装作没看到。

然后就听见很细微的声响,像小奶猫嘟哝。

是池震肚子叫。

陆离抬头看他,很轻地笑了一下。

池震一怔,有点郁闷地把头埋进臂弯,露出头顶一撮小卷毛。

过了一会儿,有人在池震桌上叩两下。

是陆离。

他把一杯姜汁撞奶放在桌面上,池震手靠上...

假如他俩有十岁年龄差

下午三点半,陆离坐在区局办公室,等着下班。

一个文职来敲他门,问:“陆sir,今天是不是你当值啊?要录个笔录。”

陆离接过文件夹,问:“犯什么事?”

文职说:“还能是什么,打架斗殴咯。”

陆离推开审讯室的门。

男孩背靠椅背坐着,白t加水洗牛仔外套,不似个古惑仔。

陆离翻开文件夹,问他:“名字?”

“池震。”

“年龄?”

“十七。”

陆离说:“同人打架好玩吗?”

池震瘪瘪嘴:“我没打。”

陆离抬头看他,视线从嘴角的伤口滑到指节的擦痕。

陆离接着问:“为什么要同人打架?”

池震说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陆离正要说话,池震抢在他前头:“阿sir,你不...

为什么哥哥过生日却是我收到了礼物呜呜呜呜呜呜 dbq我又想搞rps了是他们逼我的

桦城警局匿名留言板

又在瞎搞 

陆那个离最近这俩集说话都是什么哄小孩的语气,整个一大型OOC现场【。


同系列沙雕:

桦城警局匿名意见薄


#表白刑侦队陆队长,感谢他上周帮我找到我走丢的小狗,虽然话不是很多,但人真的很好。还有就是笑起来很好看啊,希望他多笑笑。

回复:

•???我疯了还是这姑娘疯了,陆队笑起来啥样我都没见过

•您确实是咱们队长吗?不是跟在他旁边的穿得花里胡哨求偶孔雀似的那位?

•楼上是谁??我跟你说别叫我逮着你啊!

•我没记错,就是你们队长啊,不是对我笑,他对他搭档笑来着,我正好看到了。

•……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不能深入去思考

•我也觉得


#说实话,...

晚上十一点,池震在club陪客人喝酒。

说是客人,都是熟人。太阳底下无新事,话题无非就是金钱和女人。

客人同他碰杯,问:“哎,震哥,你几时找个女伴啊?”

池震看他一眼,说:“我有在谈啊。”

客人瞪眼:“你别骗人,怎么我从没见过?”

池震说:“骗人是小狗,他当差,很忙的啊。”

刑侦队今晚陆离同鸡蛋仔当值,整理这个月文书档案,没其他要紧事。

陆离写完一份报告,打了一个喷嚏。

鸡蛋仔问他是不是感冒。

陆离摆摆手。

客人挤眉弄眼,说:“你够胆大啊,开着club跟差佬拍拖。”

池震说:“我club除了饮杯唱歌又不干别的,我怕什么。”

客人问:“漂亮吗?”

池震点头:“漂亮。”...

12
©雁渡寒潭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