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鲸屿

不知所

郭先生也太可爱了吧

不喜欢别人摸屁股的sir真是emmmmm……太对胃了!

唉戾气就少点吧。

还能活得长久点。

唉一时的自我陶醉鬼迷心窍。

别理我。

你这样早晚要把自己作死。

出租房的光线很暗,鹿飞进门被地上的空酒瓶绊住,很是恨铁不成钢地说。

裴尚轩通常不会理他,也懒得把他当个客人招待。鹿飞就能继续在他耳边絮絮叨叨,说你胃不好就别老喝酒,饮食习惯要养成少肉多菜,别老吃外卖……

裴尚轩就只能捧着外卖盒越过地上的酒瓶,拿披萨塞住人嘴。他有时候在想,奇怪,牙医怎么也这么多话的。

读会儿书。

岁岁平安,生生不见。

我很喜欢这样的声音。像块浸了温水的海绵,像婴儿奶香味的鼾声。这种歌适合夜里听,开盏橘黄色小灯,面前是万丈光明,背后是温柔黑暗。

有时会想什么中山临床医学排名很好都是说给旁人听的借口,学医哪不能学,但粤语对我有种独特的吸引。

太好听了,能喜欢一辈子。

人生还不如张先生一双手。

恩恩怨


*是,有原型。

搞不清自己在写什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年纪大了之后,感情反倒淡薄了,好奇心、同情心、真心,跟心靠边的东西越缩越小,小到有时候你怎么摸胸口都摸不着。

只有欲望永远膨胀着。

摸索着下床,张生弯下腰一件件捡起那些掉在各个地方的衣服。揉搓了一晚,再昂贵的布料也像一团破抹布。他嫌弃地抻了抻,还是破抹布。

索性便都抛到了一边,他光着上身在床边的沙发椅坐下,点了根烟。

天刚破晓,有几片云彩惨兮兮地贴在混沌不堪的天空上,颜色跟他吐出的烟圈儿一模一样。

张生在半明半暗中盯着床上缩成一团的江天。他埋在枕头里,就露出半张脸。

江天不抽烟,也很少喝酒。不笑的时候...


你是悠悠之口欲说还休的梦。

你是人间烟火惊鸿一瞥的景。

你是写了长信寄往高原的微风。

你是三月亲吻冰封长河的野兔。

你是黑夜孤寂里的一星灯火。

你是白昼如焚间的一息涛声。

你是我见天的欲望。

你是我纷纷的情思。

喜欢你的第二个年头。其实我已经不太在意你火不火曝光度高不高了,只愿你能爱你所爱,如愿以偿。

生日快乐张先生。

12345
©白鲸屿 | Powered by LOFTER